而遐yu

《此疆彼界》

太棒了

不想说:



《此疆彼界》




贾鬼,现实背景,时间瞎编,真人无关


歌词属于五月天《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大厂走廊的窗户关不紧,冬夜风呼啸,从缝隙里穿过时是吱哑的划拉声,像挠着金属片,压榨过的风细细一长条,打在背上是寒意浓缩的激光扫射。


小鬼最先发现这条无需日常通过的走廊,他爱晃荡,无意识的四处巡查,来陌生地域的第一天就摸清了各类灭火器具与安全通道,但他并不表明自己在做什么,只是插着口袋,脸埋在三角围巾里,脏辫一甩一甩,小飓风似的游走。


紧接着他就拉上了他那几个伙伴,还不那么紧张的最初几天里,他们围在走廊玩freestyle,谁接不上出了糗或是battle输了,就脱掉外套只穿着T,堵在缝隙被风吹,小鬼乐于这个游戏,他输的次数少,也不怎么出错,大部分时候看着朋友们一脸纠结的环着胳膊凑风口,笑的前仰后合,就差做个后空翻聊表敬意。


朱星杰还没输的时候,小鬼就跟他细细描绘其实凑在风口也蛮爽,像变成史前怪物,只剩个骨架站在那儿被风滋啦啦穿透,没有皮肤没有内脏,就是纯粹的冷。朱星杰知道这家伙又在坑他,但像过往数次一样,他总能被小鬼说服,于是那天晚上他像个不知所谓的勇士,在赢了一场之后反而要求将惩罚做他的奖励,果不其然,被风刺激的一哆嗦的瞬间,朱星杰看到小鬼骤然爆发的大笑。


这烦人的大嘴蛙,他想着。可是大嘴蛙应该如愿以偿。


他比小鬼早一步看见黄明昊。


“嗨,你们看起来好厉害,能加我一个吗?”


小鬼一下子转过脸,他站在那儿晃来晃去的,习惯性的眉头下压,眼皮轻微的皱着,好像是小孩恼怒时眯起眼的表情前兆,他的笑收拢了,舌头卷起,抵着下唇与不平的齿列,歪歪脑袋打量突然出现的男孩。


“我,我是黄明昊。”


无人吭声的场景过于尴尬,而黄明昊显然并不谙于此道,在一无所知的陌生人面前,他选择的化解办法是自我介绍后,伸出手交出主动权,等待对方握上去。


这条走廊里没有摄像头。


小鬼看了看那只手,又抬眼去捕捉黄明昊的视线,然后在对方的手指弯曲着想缩起来的时候咧开嘴,少年人顽皮的神色将他狭长的眼点亮,他用力一挥手,掌心拍上掌心,清脆的响声,黄明昊猝不及防,纵然原地不动站得笔直,手臂却往外荡了荡,“Justin,我是小鬼!”


他们都对于称呼心知肚明。


小鬼走上前,踮了踮脚去撞黄明昊的肩膀,“来一起玩吧。”


黄明昊有种独特的羞涩,并不是认生或者别的什么个性,他更像是自己都无知无觉养着珍珠的蚌壳,在普遍的活泼性格之外仍藏有不为人知的细节,并不爱被人探究。


但是他又相当擅长追逐。


比如那天晚上没有预兆地出现在那一圈人的视野里,仅仅因为听说朱星杰和小鬼的rap很强。


人都有自己的领地,不同于动物靠气味与厮杀,人群的划分要更为隐晦而不可冒犯。在生活的既定场所里圈出这条无人爱来的走廊,又只带着自己熟识的那一小群同伴,小鬼的领地意识表明的无比强烈,一层一层包裹,加上他所谓的坚硬外壳,没有人在不熟悉的情况下贸贸然闯进去——即使熟悉了之后也很少有人试图这么做,这看起来要费大力气。


黄明昊没想那么多,也许是化学物质也许是玄学可能,当他的脑子被一个强烈念头充斥的时候,代价成为无需在意的小小一点,随便一抹就看不见了。


“小鬼啊......他每次走出来都像是猫要去打架的时候你知道吗?”后来和朋友聊天时,他些微地朝前探了探身子,急不可耐与人分享他的快乐秘闻,“就是那种耳朵会变成飞机耳,这样”他的双手在脑后挥舞了下,手背相对,做出个飞鸟的手势,“然后背耸起来一点儿——不是驼背,不是——就是耸起来,脚尖带点跳的往前用力踏步走,特别凶、特别可爱!我特别喜欢......!”他说着,最后一句要说又迟疑,音调降下来,变成低缓的念白似的,眼神飘开了,“真的很可爱,又会很崇拜他,因为他看起来好酷啊。”


那条走廊随着节目越来越紧张的安排与越来越少的选手,渐渐不再有人去了,但黄明昊总记得他因为紧张而断档的rap,少年们善意的哄笑,窗户缝刺激的冷风和王琳凯蹦来蹦去的影子。


他那时很少盯着王琳凯看,只去瞧那影子,或拉长或缩成团,扭曲又安全,但是那影子在他眼底变化的次数还没来得及累积,就被王琳凯的面孔挡住视线。


“不要紧张啊bro,rap就是要放松玩才开心!”


王琳凯的桀骜神色依然弥漫在眉梢眼角,但眼底的真挚光芒消融了一切,黄明昊眨眨眼,点了点头,冷冰冰的手与对方握在一起,他们又撞了撞肩膀,风的吱哑里手掌的热度连通心脏,竟然让他有点鼻酸。


“太冷了吗?那就别站了,开下一轮!”王琳凯或许发现了什么,又或许什么都没发现,他只是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欢呼着投入游戏里。


 


 






黄明昊吃什么都吃得快,连吃鱼也是,于是卡的理所当然,鱼刺不算什么,你吃人家肉,总要受人家骨头的折磨,不想他这次卡的厉害,竟违背常识,不去自己想办法咳出那作怪的刺,倒是一把抓住站在一边的王琳凯,一掐他手就往自己喉咙里伸,活像个犯病的自虐狂,卡着刺含着手咕哝不清,“帮我看看——”


王琳凯吓得大喊一声,“靠你疯了Justin我特么没洗手——!”他的话音也卡在嗓子里,因为他慌乱下手指一勾触到烫热的口腔,黄明昊脸上纠结成一团的表情让他瞬间小心翼翼,手成了摆设,在他的牵引下失去理智的探,似乎真碰到了那根刺,至少王琳凯觉得自己也被扎着了,连记忆都变模糊,总之最后黄明昊扑在水池边稀里哗啦洗漱一通,一张脸折腾的湿湿软软的,眼眶是喉咙被刺激带来的生理性泪水,还泛着红,有点像夕阳。


他在那夕阳里第一次真正看见了黄明昊。


带着渴望,本能点燃了封存着的占有欲,在危机到来的时刻不再想着逃难而是抓住那个潜藏的事物——如果那事物在他身旁,并让他确信与他有关。


王琳凯从不爱掩饰任何事,包括他——如果会产生——的独占欲。


与之同样滋生但很少为人所觉的是,他也不爱别人掩饰对他的占有欲,相反,他欣赏这一点正如他总肆意划分出自己的区域,竞争与掠夺也好、peace and love也好,王琳凯不在意这世界是什么样,他只希望自己是自己,也希望靠近的人是其本真,表达出什么他都不介意,也没什么害怕反感,如果真是那样,他更愿意自己做出有力抵抗,而不是指望别人对他没有企图甚至恶意。


比起王琳凯,黄明昊最不擅长的就是不掩藏,他要关注度,要人气,但也要真实。他无数次闲聊时窝在王琳凯边上自言自语,和谁玩的好、和谁最亲近、镜头里怎么表现、哪个问题的人选怎么安排怎么合理置换,他对王琳凯有种直觉的信任,以至于将这些本该心照不宣的秘密规则直白道出,继而去询问王琳凯的意见,王琳凯也不觉得有什么,他只是有些烦,对环绕着黄明昊的那个世界的烦,“你想怎样就怎样,你做你自己,别人爱说啥说啥,只有你自己是真的才有后续的东西。”


“那以后如果一起出道了,我和小鬼要营业吗!”黄明昊说的很快,掩饰什么似的。


王琳凯想到自己手指划过他口腔时的感受,看不见前路,滚烫,潮湿,隐秘,骨与肉,唾液与血丝,像是他被灵感冲刷时,闭目感受、转着笔写那些烟火一样炸裂的词句和想要的flow,在向外抓取,又由内生发出什么东西。


他们本质同源,即使作为两个完全单独的个体,带着每个人与生俱来与他人的排斥与隔膜,在某一个命定时刻依然获得看见真实的机会。


他练习太厉害,不管不顾的时候嗓子坏掉,几乎失声,训练室排完自己的part,黄明昊蹭到他边上,嘴里练着歌,眼睛却不停往他这里瞟,王琳凯觉得好笑,手肘捅他,问他到底要干嘛,扭扭捏捏的,没料到对方直接伸手去戳他喉结,“又来皮。”王琳凯啪的一下打掉黄明昊的手,哑的听不见声还是要端住哥哥的尊严,挑高了眉毛训他。


“你嗓子什么时候能好?”黄明昊捂着手背有点委屈,但只凝视他喉咙,这专注眼神让王琳凯破天荒有些脸红,他挪开了眼神,一心看自己的歌词稿子,“该好的时候就好了呗,要不你指着它来个freesyle看它给不给面子。”


黄明昊费力听他说话,又不想他大声耗嗓子,整个人都靠了过去,到底还是没听完整,只听见王琳凯说freestyle,于是答的牛头不对马嘴,在王琳凯看来莫名其妙的急躁,叫对方练归练,别练得嗓子真出不了声,灵感总会有能力总能提升,身体搞坏了怎么办。


小孩在那絮絮叨叨,王琳凯从莫名其妙里回过神,看他着急忙慌的样子,视线下移,转了一圈,冷不丁开口,“Justin,你胖了。”


“我——???”黄明昊这回听得真切,一肚子话都被堵回去,在自己身上摸索一圈,不死心的抬头,“不能吧?没有吧?你是不是骗我呢鬼哥,我没胖啊!”


王琳凯就笑,气音哧溜哧溜的冒出来,笑的时候眼睛半弯,像河里迅疾的游鱼。


他没说是真是假。


其实是潜意识的打量,自那次乌龙的捞鱼刺之后,王琳凯就不自觉注意黄明昊,他注意的点也与常人不同,他聚焦在身体上那些突出的骨头,指节与腕骨,手肘弯曲时浮现的圆骨,膝盖与脚踝,他悄悄观察这些,时日一长,便轻而易举摸清对方身体的变化,皮肤与血肉的覆盖,增长减退的起伏在那些圆润骨节的对比之下无所遁形,犹如浮出海面的山脉,他留心这连绵不绝的群山,竟无意中获得了掌握真实的另一重密钥。


黄明昊与他刚接触时一直喊他小鬼,还偏好一种奇怪的叫法,他称之为超级叠音——因此被王琳凯diss——的一连串小鬼最后变成小鬼鬼鬼鬼这样完全不像样的音节,黄明昊知道一这么叫王琳凯就会大嗓门训他,不过训他的时候也像在说rap,于是美名其曰帮鬼哥练习,叫的更无法无天,镜头拍不到的时候鬼字拉长音,几乎能飞天。


后来他就开始叫王琳凯,然后趁对方走神的时候快速喊几声凯凯、琳琳之类乱七八糟的,王琳凯捉他几次,懒得管,偏偏黄明昊鸡贼,他又会乖很久,甚至叫他如愿以偿的喊几声鬼哥,在他心满意足的时候又用凯凯凯凯的声音戳他炸毛。


“营业就营业,你鬼哥就算营业也一样很酷。”他那时候是这么回答的。


王琳凯的信条是KEEP REAL,他是个热烈生长的人,在追求真实之前同样茫然过,独立生活的背面也有对人之间联系的渴求,他表达欲望,但并不屈从欲望,有人来,他就接纳,能玩得起来就是朋友,王琳凯从不想太多,因为他知道那无济于事,人生不需要过多思虑,琐碎太多阻挡他爆发内心真实所想,黄明昊像是无声的光,站在白日光明的开阔场地里并不出众,对于王琳凯而言那只是众多光线中的一缕,和他不会有什么关联,但当他独自回到屋子里,关上门窗,太阳在跑回家的路上,这夕阳竟孤独又顽固的洒在他身旁,哪怕只落下一只圆形光斑。


他知道他对黄明昊的吸引。


王琳凯比谁都洞悉一切,他同样在微妙的规避一些东西。


那是他划定的疆界,一如擅长自我保护的黄明昊。


在黄明昊因为感情的真实与面对镜头的把控而迷茫时,王琳凯忽然发现对方已经对他悄无声息放开自己的边界。


——“我们的.....琳琳公主。”


——“最重要的还是祝他身体健康吧。”


——“我一点也不担心他的创作能力。”


他还背着我的包。


十九岁的王琳凯看着屏幕上的黄明昊,他拿着话筒,听对方说的每一句话都能涌出无数句回复,这让他站不安定,但他都憋住了,他都没说,因为怕听不清对方的下一句话,千万人在台下看他,他却在示意低声之后仍怕这氛围不够安静,他看着背着他的包,不再在镜头前掩藏,像是如愿以偿一样喊他琳琳公主的男孩。


王琳凯笑的自己都意识不到。


他在黄明昊身上看到一部分自己,那是他最真实的部分。


那是他们最真实的部分。


 




“你说话的时候别晃好吧!”


王琳凯说着,他晃的更厉害了些,像是彻底抛弃了那些所谓的界限。


 


 






 


 


每秒都活着 每秒都死去


每秒都问着自己


谁不曾找寻 谁不曾怀疑


茫茫人生奔向何地


那一天那一刻那个场景


你出现在我生命


从此后从人生重新定义


 


从我故事里苏醒


 


 


 




全文完







评论

热度(35)

  1. 而遐yu不想说 转载了此文字
    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