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遐yu

冷战

写的太好了


荷官:

*不知道 好像是小学鸡谈恋爱





01.

他所住的城市正在下季节性的雨,水雾渗过窗棂弥散进他的眼睛。王琳凯眨了眨眼,好像真的有东西泛进瞳孔消失不见。

此时此刻他一个人坐在卧室角落向外看,入神,专注,抑或说痴迷,实则窗面上铺满了水滴看不见任何东西。过了会儿他低头打开手机,没有新消息。

邻居出了远门,年轻人们总算得以在房间里放震耳欲聋的音乐。朱星杰问小鬼你葡萄汁放在哪儿了啊?他连着喊了好几遍这个问题,因为另一边朱正廷有点儿发酒疯,拿着菜刀切西瓜吓得旁边一圈人都在尖叫。声音嘈杂到朱星杰竭尽全力吼得脸红脖子粗,才稍微在某个瞬间把其他声音盖过去一点,恰如其分地钻进王琳凯的耳蜗。

王琳凯肩膀动了下,没回头,生锈的思路把这段对话的战线拉得很长。

半晌才道:“好像跟羊角面包放一块儿了。”

朱星杰低头去开橱柜门,骂了一句我操,你面包什么时候买的都霉了!

过了会儿朱星杰开始布置火锅,翻腾的辣椒片卷起染上红色的雾,和窗外冰冷的水汽一天一地。王琳凯握着手机向后仰倒上床,眼前渐渐又起了雾。

他好久才干巴巴地问了句。

“黄明昊怎么没来啊?”

都在闹都在笑,没人听见他的话,也自然没人回答这个问题。

王琳凯静默了一会,点开绿色图标下意识又去翻黄明昊的朋友圈,但对方早设成了仅三天可见。

……

怎么好像你们都,默认了他应该不在一样。
都不问问我跟他怎么了啊?

头像下一条长长的横线,把记忆全掩盖了似的,他找不到一点蛛丝马迹,几乎能想象到对方头顶恶魔角狡黠恶意的笑容,说嘿嘿你看不到吧。

半个月前这个人的微信版头还是王琳凯蹲在公园长椅上啃百吉圈啃得满脸面包屑,现在是一张空白的底图。聊天记录被尽数清空,当时不过片刻王琳凯就后悔了,但那些数据在云端同时消弭,早就没法找回了。

就好像他也找不回黄明昊了。

“操。”越想越意难平,他骂了句,“到底他有病我有病?”

走到王琳凯床边找充电插口的范丞丞闻言:“……”

范丞丞:“兄弟你没事吧?有病早看啊。”

王琳凯:“……”

王琳凯无话可答,闭着眼睛想了半天,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

“范丞丞!”
“哎?”
“你替我转达Justin,你就说我觉得他有病,他傻逼。”
“……?”

范丞丞一脸莫名其妙:“这不是实话吗?实话有什么好说的?”

王琳凯:“……”

Nine Percent合约期满,他们各回各家,只有真真是假期恰好重合的时候能约在某个人的蜗居里稍微聚聚。这样的聚会总不那么频繁,他跟范丞丞在今天前已经三个多月没见过了,但跟黄明昊以往的频率却能达到一周一次。

有时候是瞒着公司偷偷买票飞去对方的城市见一面,虽然总会被心思巧妙的站姐在机场抓住一通狂拍——有时候又是,恰好接了同一个活动。

说是恰好不如说是有心留意。

问经纪人的时候都会有意无意地补一句,那这个活动还有谁啊?有我认识的人吗?

哦Justin。

那就,去咯……有个认识的人在就安心点嘛。

他们坐在艺人坐席的两端,隔着几张妆容精致的漂亮脸蛋,悄悄向后靠一些,转头时恰好能对上视线。

王琳凯心不在焉,坐在台下抖着腿。他神经有点绷,知道自己跟前队友有太多视线交汇会有那么点尴尬,因此刻意避开过多眼神接触——抬头看着台上主持人讲话,一边闲着的手摸进糖盏里,窸窸窣窣剥了块大白兔。

活动结束后黄明昊来他的休息室里找他,一股脑把口袋里的东西全倒进他手里。可能被掌心攥久了,糖纸濡得微微潮湿。

黄明昊汗涔涔地,脸颊微红地。

“太丢脸了,我拿个糖都被拍了。”

镜头里穿着深色西装的男孩儿妆发精致,眼睛弯弯假装很融入这场明星云集的盛会,其实桌下的手早就偷偷摸摸伸进了糖罐里。趴在二楼的站姐们拍图时如愿捕捉到了惊喜细节,哭着火速发微博说我们小贾真的还是宝宝,爱吃软糖这种属性真可爱啊——

王琳凯接过糖,装作不在意地塞进口袋。

其实也根本没想到自己拆了哪颗糖都被注意到了,甚至这人还厚颜无耻地把放自己面前那盏糖罐里,所有的,大白兔,都装进口袋里去了。

“你他妈……”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没说下去,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就冲黄明昊笑,笑得特他妈傻。

黄明昊回敬他一个相同弧度的笑容,旁边经纪人姐姐叹了口气说,明明都不一块儿工作了,你们怎么还越长越像。

怎么说。

王琳凯以为最铁的兄弟已是自己跟朱星杰那种两肋插刀的关系了。但他没想到还有一种他在意的朋友,能让他在意到,想见一面,再见一面。

他恨乐华三天两头把他们丢回首尔集训,这常常代表着他需要跟黄明昊打微信通话才能看到对方。有时候还得通过登录微博搜索对方的名字才能知道今天他穿了什么衣服,脚上是我送的鞋吗,通宵工作了那么多天你累不累困不困啊黑眼圈都重成这样了——

我们又得多久才能,再见一面呢。

半个月前的周五,黄明昊最后一次跟他说话,电话挂断在两人无尽的沉默里。但那天好像其实什么也没发生,王琳凯甚至迄今都不懂。

黄明昊,怎么就,不理他了呢。

……他明明什么也没做啊?

他登录吃鸡,黄明昊没有再给他赠送金币。他打开王者,新赛季这周刚开,黄明昊一场都还没打。他搜索那个黄明昊只有他知道的ins小号,絮絮叨叨的未成年十几天没更新动态了。

最后又回到对方的朋友圈小天地,还是空白背景加一条冷冰冰的长长横线。

“……”

王琳凯啪嗒锁上手机,把它塞进枕头底下,愤愤翻了个身。

去他妈的。

再候着这种少爷病就是他自个儿有病。


02.


“……在吗。”

输入一段省略号加两个字。
王琳凯面无表情地注视了一会干干净净的对话框,又默默删除了。

“能问问为什么吗?”
按照他对黄明昊的了解这句话大概会雪上加霜,算了。

“下周你回北京我们一块儿吃顿饭吗?”
他万一拒绝岂不是很尴尬。

……罢了。

黄明昊不理他那天他都做了什么?王琳凯偏着头想了会儿,真的有点头疼。

记忆有点儿模糊了。

就记得那天他们又是戴口罩又是戴鸭舌帽地严阵以待,躲过粉丝追捕去看了漫威出的新电影。两个人都对这个系列不太感冒,前面几部也都看得断断续续——王琳凯看了没几分钟就开始打瞌睡,醒的时候电影已经演到结尾。

他在荧幕闪烁的光芒和轰隆隆的音效里睡眼朦胧。
慢吞吞地一扭头,恰好对上黄明昊的视线。

黑暗里他并不能看清对方神色,唯一清楚的是一双垂下的眼睛正朝向自己,眼帘微微颤动。发现王琳凯醒了稍微有点不自然,慢慢移开目光假装在看其他地方。

王琳凯心里轻轻咯噔一下,也紧接着低下头,当做没发现。

电影散场之后他好久没说话,倒是黄明昊先问他,饿了吗?吃点啥?然后也不等他回答,打开大众点评搜起了附近评价好的餐厅。王琳凯一瞬间觉得有点心脏缺血,干巴巴地说不吃了吧,电影院里太闷了,咱俩出去透透气。

然后好像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他们擅长在车水马龙的城市里找到一处僻静角落,然后分享同一对耳机和同一支歌。那天黄明昊跟他说了什么呢?好像是关于他的第二首歌。

“你会收藏吗?”
“啊?”

显然是根本挡不住北京冬天寒流的,黄明昊将鸭舌帽拉得很低,颀长单薄的身躯裹在黑色飞行服里。他左脚红色vans鞋尖踩在滑板上,另一只脚上深蓝色的抵着地面,指尖摩挲着拉链以掩饰紧张。

“会啊,为什么不呢。”王琳凯说。

有人得到答案后暗自松了口气。

年少成名以后连鞋子都可以买过分奢侈的,可私底下最爱的还是简单的牌子。黄明昊经常提一些王琳凯觉得挺无理取闹的要求,譬如买两双vans,一双蓝一双红,他想他俩颜色串着穿。王琳凯试了试挂着大金链子配脚上的相反色,说这样穿倒也挺酷的,“很rapper。”

黄明昊一脸无辜说咱俩这也算情侣款了吧。
王琳凯挠了挠脸:“再说这种话我揍你了啊——”

却还是顺从地穿上了这双鞋。

这一晚也是。

从前王琳凯最恨束缚,最恨管教,最恨其他人对他提出要求。但他顺应了许多这个人的无理取闹,大概就譬如——“小鬼我新歌发了诶,你能不能存一下啊?”

虽然私底下早就听过了,但他说这话的时候王琳凯恰好在微信支付他的那张付费专辑。闻言眉头跳了下,啊了一声抬起头。

他的网易云账号只要是他的粉丝几乎都知道,歌单更是一览无余,摁了红心基本代表告诉了全世界。

可是好多队友都发了solo曲目,如果只存Justin的歌会不会不好呢?
如果存了他这首,是不是也该把其他人的都存了啊?

然后王琳凯后知后觉地发现他居然会开始想这种问题了。
……偶像,沉甸甸的两个字,真的在逼迫他成为一个圆滑的大人。

王琳凯将脑袋里这种念头赶走,面无表情地给对方按了一个心。黄明昊得偿所愿,却好像看透他心中所想,语气因而有点刻意。

“那范丞丞下个月出新歌的时候你也要记得存哦。”

王琳凯:“……”

是在跟他叫板什么吗。

……

听了歌,聊了天,各回各家,隔天他们有各自的行程要去往不同的城市。王琳凯换了鞋倒在宿舍床上,闷头给黄明昊拨了个微信通话。

“歪歪歪?到家了没?”
“到了。”
“行,那……”

“今天电影好看吗?”

奇怪的问题打断了他的结束语。

王琳凯想说,你又不是没看到我睡觉,鬼知道演了个什么,更别提好不好看了。
他挠头想了想,也只能答得敷衍了,“就那样吧。”

黄明昊喔了一声。

“……”
“小鬼。”
“啊。”
“你就没别的想跟我说的了吗?”

王琳凯原本还打算继续敷衍,这话却听得他眉毛一抽。

莫名奇妙地,他想起来电影院里那人悄悄侧过头来垂眼望着自己的光景。

王琳凯跟朋友相处起来向来大大咧咧,一个人闷着的时候才有空东想西想。但那个眼神,怎么说,好像有点越过他一贯保持的距离。

气氛很不妙,脉搏速率也慢慢越过警戒线。

以至于王琳凯陡然间有些结巴,很肯定道:“没,没有。”

“……”

简短的对话死在了无尽的沉默里。

那两三分钟里没人发言,而后黄明昊那里渐渐传来了他跟助理讲话的声音。王琳凯托腮顿了半晌,打算等黄明昊那头没声儿了再说。谁晓得黄明昊一讲就是十几分钟,他听得昏昏欲睡,把微信通话挂了。

这就是他们最后一次讲话了。

根本没有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更不该有人生气。王琳凯也谈不上生闷气,一边更无辜自己什么错也没犯,只是觉得有点怕。

这种怕延续到了他每天翻黄明昊各种社交账号的幼稚行为上。

“你跟Justin咋了?”

后来还是朱星杰第一个问他这个问题。

“你发现了?”王琳凯如获至宝地握住了他的手,“我跟他吵架了!”

朱星杰:“……”
朱星杰:“我就看你俩朋友圈好几天没互动了,他还把版头给换了,想想就是吵架了。看你反应你还挺乐呵?”

“没这回事,我头疼都来不及!”
“来,跟哥说说详细情况。”

“没啥情况,他莫名其妙不理我。”
“……小学生啊你们。”
“……”
“你肯定惹他不高兴了。”

“我没…”王琳凯刚准备反驳,兀自愣了下,倒还真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黄明昊可不就是在不高兴吗。

说来挺怪,他跟黄明昊呆在同一组合里的那一整年都没有过任何摩擦,更别说吵架了。

心理学上说人们比起互补的人更偏爱和相似的人待在一块,他俩互相吸引顺理成章。可同样是有棱角的人撞在一块儿却没发生宇宙大爆炸,细想之下,黄明昊也许确实在他不经意的时候做了诸多忍让。

“Justin这人特别好哄,你改天请他吃顿饭不就啥事没有了?”

“谁要请他吃饭啊。”王琳凯眉头一皱,压低声音,“我又没错。”

想让他低头除非把他头砍了。


03.


“……有人一块儿撸串吗?”

王琳凯按捺着紧张缓缓发送了朋友圈。

发送之前他还思考了两分钟这条要不要提醒黄明昊看,然后又想,那不是明摆着想让黄明昊跟他一块儿撸串吗?那不就是道歉了?想让他堂堂八尺男儿道莫名其妙的歉,绝无可能。

所以黄明昊要是识相的话应该主动给他点赞评论积极报名才是。

锁上手机等了五六分钟,王琳凯打开朋友圈。

范丞丞:“你请我就来。”
朱正廷:“你请我就来+1。”
助理姐姐:“?什么时候?上哪吃?跟谁去?新歌写完了吗?[疑问]”
朱星杰:“我假装没有看懂[强]”

王琳凯:“……”

他细细浏览每条点赞评论的动态,毫无黄明昊的踪影。

深吸了一口气,退出微信。活活忍耐了十分钟,又刷新了一遍朋友圈——期待的头像还是没有在点赞列表里冒出来。

得。

王琳凯面无表情地删了这条朋友圈。

行啊黄明昊,可太有种了。


04.


狭路相逢勇者胜。

这是王琳凯在打歌舞台的后台撞见黄明昊的第一想法。

距离冷战已经过去一个多月,王琳凯心里那股膈应劲儿非但一点没散,在走廊上跟黄明昊擦肩而过的时候反而跃到了一个峰值。黄明昊低着头玩了一路的手机,抬眼瞄了眼他又低下头径自走过去,好像看到了一团不值一提的空气。

王琳凯:“……”

有病。

轮到他出场还有十几首歌的时间,王琳凯蹲在后台无精打采地用筷子戳着助理姐姐热好的盒饭,一口都吃不下。他下意识又翻出黄明昊的朋友圈来看,一派平静无波——如果那条冰冷的横线正如同一汪毫无波澜的水泊的话。

为什么?

他就连站到舞台上的时候都在想这个问题。为什么不理他,现在就连招呼都不打了,原来好得恨不得每天做连体婴,现在——真的是哪里冒犯到他了吗?他光自己一个人闷想,真的体会不到啊。

之前的饭几乎一口没吃,真的要开始跳了才觉得饿,但也顾不上了。

他用尽全力跳完了一整支舞,下台的时候顺着台阶一步一步开始眩晕。回到后台的时候助理姐姐望了他一眼就开始惊叫,“脸色怎么这么差?”

王琳凯以为自己就是刚才跳太猛,这会儿突然停下才忍不住犯晕,说了句没事。在沙发上瘫了会儿,又踉踉跄跄撑着墙站起来,“我去趟洗手间。”

大概是低血糖了,但吃不太下东西。王琳凯预备到盥洗室洗把脸再回来把盒饭重新热了,待会儿带到保姆车上吃。撑在水池前稀里糊涂地冲了把脸,而后才意识到自己此刻还带着妆,亮片顺着水珠在眼角眉梢晕开,有些掉进眼睛里。他皱着眉头,垂着头揉了揉。

越揉越痛,眼泪水因为刺痛开始掉。某个时刻他听到盥洗室门被人推开,好像发现他的时候动作停滞了一瞬间,然后脚步声渐渐朝水池这边靠。

水龙头被拧开。哗啦啦的水声在他身畔响起。

王琳凯半眯着眼睛摸到一侧的擦手纸抽了一张,稀里糊涂地开始擦眼睛,没心情看对方是谁。等他终于稍微缓过点神来,侧身把纸丢进垃圾桶,手臂忽地被拽了拽。

“……”

王琳凯愣愣地一抬头,整个人处于松弛状态而嘴巴微张。

对方抬手,眼疾手快地把一块奶糖塞进了他嘴里。

“……”
“……”

“Justin?”

还真是Justin,明明一个小时前这个人的节目就结束了居然还没走。王琳凯开始嚼嘴里对方剥好的大白兔,连带着冰凉的指尖都开始渐渐回温。

黄明昊妆发齐整,穿着件黑色牛仔外套,转头避开了跟他眼神交接,语气还挺别扭,“你低血糖了。”

王琳凯说:“我知道。”

“……”
“……”

“哎哟。”长长的沉默后王琳凯意识到,这是他们一个多月来第一次说话。啊到底还是黄明昊先服了软,果然不出他的所料。

心里的小得意冒出了头,他有点儿克制不住自己喜形于色。

“总算肯跟我讲话了?”

黄明昊低头洗了手,眨了眨眼,轻描淡写道,“什么?”

他用纸把手擦干净,慢条斯理地,活像个矜贵的少爷。转头瞄了他一眼,“我们不是一直都关系很好么?”

王琳凯:“……哈?”

面对王琳凯写了满脸的不可理喻,黄明昊似乎还挺困惑,耸耸肩道,“怎么了吗?”

……
……

好个屁!

一股热意顺着脊梁烧到他天灵盖上,王琳凯心跳得飞快,生生被气得哆嗦了下。

“再说遍?”

而始作俑者乖巧无害地将他望着,又云淡风轻地重复了遍,“我们一直都挺好的,怎么了?”

……
怎……
我怎么了……

还不是因为你不理我吗?你他妈能不知道?

神经病!

王琳凯确信自己可以当场表演一段十分钟不间断的骂人rap,但好像长这么大被气成这样还是第一次,嘴唇哆嗦了半晌都开不了口。他绕开黄明昊径自推门离开,兀自恨得咬牙切齿,风风火火地跑回了后台休息室。

助理姐姐又被他的鬼样吓了跳,“你哭了?”

“不是!”他吼了一嗓子,“刚亮片进眼睛了!”

助理姐姐:“……”

面前脖子上揣了根银链子的少年眼眶通红。是真的没问题吗。

她没时间多安慰,拎着热好的盒饭袋子,让王琳凯赶紧穿好衣服戴上口罩,车子已经在后门等了。

“最近日程排太满,你太辛苦了……哎?晚上带你去撸串怎么样!”助理姐姐认为自己提出了一个绝妙的提议,一脸等着挨夸的表情,“我记得上次你发朋友圈说想吃串——”

王琳凯:“……”他是真沉默了。


05.


如果真的一直很好的话,怎么可能一个多月不找他说一句话?

王琳凯越琢磨越郁闷,整个人麻木地刷新着朋友圈,头一回发现自己居然也会遇到如此棘手的社交难题。而这翻来覆去的刷新如有天应,在他面无表情的机械动作下,叮地刷出了一条黄明昊的新朋友圈。

一个多月来他干干净净的朋友圈里的第一条。

“链接:测测你和喜欢的人配对指数。”

末了还评论了自己分享的链接一句:我测了,特别准,大家都试试。

“……”
“……”

王琳凯:“?”

他有喜欢的人了,什么时候的事?

说实话刚才生着黄明昊的气还没消,但大概也因此心里越发在意。指尖微微一顿,王琳凯眉头紧皱,犹疑地点进了链接。

深红底白色波点的网站加载片刻,露出用圆润字体标注的提示语:

【请在下面的两个方框内输入你和喜欢的人的名字。】

……什么弱智测试啊,真的准吗。

王琳凯咬着指尖思索片刻,终于敌不过好奇心,还是低头认命地输入了:“王、琳、凯”……

但是“你喜欢的人的名字”这个空格——

王琳凯开始挠头。

上次玩这种东西可能是初中的时候了,转眼看看现在,出道以后再也没谈过恋爱,以他的通告频率也根本没可能再认识什么人。

王琳凯凝视了须臾,思绪开始弥漫,等回过神来时方框内已经出现了三个字。

黄明昊。

王琳凯:“……”

保姆车颠簸地开着,助理姐姐坐在左前方掏着小粉饼补妆。王琳凯心虚得莫名其妙,下意识抬头看了眼,确保没人有可能窥屏。

抿了抿唇,好像也没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除了刚才真的被黄明昊这个人气得半死之外。
不假思索地按下了提交。

页面一暗,开始加载。

……
……

“不好意思,您被用户 Justin 愚弄了!”
“已将您和您喜欢的人的名字 发送给了用户 Justin ~”

……
……


王琳凯:“………”
王琳凯:“我操。”

他手忙脚乱地关了页面又点开,但显然一切早就不可挽回。

王琳凯手腕发抖,他想辩解,告诉黄明昊他只是随便输了他的名字,并不是真的——

还没来得及采取任何补救措施,微信消息框轻轻一震。

黄明昊:“…啊哦。”


06.


王琳凯几乎是落荒而逃回到公司。

那句明晃晃带着嘲讽意味的“啊哦”他并没敢回复,准确来说这一刻他觉得人间不值得,人生重来一次好吗。之前在后台盥洗室里黄明昊的那番话又在脑海里冒出头,他越想越丢脸,心里头稍微熄灭了点的火又猛地蹿上来,时不时又被羞耻心往下压下些。

在公司没坐多久,王琳凯又被助理姐姐又抓去撸串——她开着小轿车七扭八歪地甩掉了所有跟得正大光明的粉丝,在一家偏僻的巷角把王琳凯放下,点了一大堆牛羊肉脆骨蒜薹金针菇玉米烤脑花,笑眯眯说她请客。

放在往常王琳凯大概可以吃十盘。

此刻,毫无胃口。

他心跳快得整个人发懵,愣愣地托着下巴放空。低头,又忍不住刷新了一下黄明昊的朋友圈。

只见对方的版头,又从一张没有感情的空白底图,换回了王琳凯坐在长椅上啃面包的那张照片。

王琳凯:“……”

妈的他真的——

有病吧!?

助理姐姐吃到一半突然来电话,皱着眉头站去门口接了。不过五分钟又慢吞吞挪回来,颇有些挠头的意思,“……公司楼下的保安给我打电话。”

王琳凯没抬头,还在对着跟黄明昊的聊天框发呆,“嗯。”

“说有人找你。”
“谁?”
“他说不认识,染了头,戴着口罩,个儿很高好像蛮帅的。”助理姐姐犹豫了下,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听形容我觉得是Justin,毕竟大家都说你俩最近吵架……”

王琳凯:“……”
王琳凯:“?”

“回去看看?”
“……不,不了吧。”
“哎哟,年轻人吵架,说开了就和好了嘛。”助理姐姐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过来人的表情,循循善诱道,“我读大学的时候不晓得跟我闺蜜吵了多少次……”

思想教育到一半,她又被一通电话打断。这次再挂电话的时候,就连她也有点愣。

“保安说那个人……走了?”


07.


王琳凯将事情的一切起因经过结果分毫不差地复述给了朱星杰。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良久,问出一个致命问题,“…所以你到底为什么在那个网页上输了他的名字啊?”

王琳凯坦诚道:“不知道。”

朱星杰:“那我来告诉你,你喜欢他。”

王琳凯:“?”
王琳凯:“放你妈的屁。”

朱星杰:“王琳凯,摸着你的心,问问你自己,是不是早就沦陷在人家温柔乡却没有意识到?平时一直对你很好的人突然不理你,让你抓耳挠腮,百感交集,食不知味,夜不能寐……你不是个例,你无需怀疑。当你有了这样的烦恼,证明你已经,为情所困。”

王琳凯:“………”
王琳凯:“挂了拜拜——”

“哎哎哎别挂!其实刚才一直没来得及讲,Justin今天拜托我跟你说个事。”
“?他有事不会自己跟我说?”
“他说他不敢自己跟你讲。”

如果今天到公司楼下来找他的那个人真的是黄明昊……王琳凯迟疑了下,将信将疑道,“他想说什么?”

朱星杰清了清嗓子,“他说他为今天在洗手间里跟你说的话道歉,他一个字都不是真心的。”

王琳凯挠了挠脸,语气不自觉柔和下来,“……哦。”

朱星杰:“他还说他好害羞不敢找你,但下个月上海的那场红毯他会去。”

“……他害羞个屁。”
“那听完这些你还你讨厌他吗!”
“本来就,没讨厌他啊。”

“那你就是喜欢他。”
“…………真的挂了拜拜。”


08.


黄明昊倒是真的没再来找他说话。

可是对方的版头换回了他的照片,这个话痨的人在ins小号上也恢复了活跃。他登录吃鸡,黄明昊每天定时殷勤地赠送金币。他打开王者,显示了好多未读的来自黄明昊的邀请消息。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切就好像他们冷战前那样。

过得晕头转向的一个多星期晃眼而过,王琳凯和朱星杰在上海降落。休整了一夜,快马加鞭地去走那个明星云集的红毯——他走过一张张熟面孔都打了招呼,可实在有点心不在焉。

红毯后是晚宴,一桌能坐十几二十人。王琳凯找着自己的名牌落了座,朱星杰就坐在他旁边。

王琳凯低头盯了会儿洁白的空盘,悄悄转身望了眼。

乐华坐他们隔壁那桌。

七个人都来了。

他吞了吞口水又转回头去,服务生已经上好了前菜。王琳凯要了杯橙汁喝得有一搭没一搭,站姐的镜头无孔不入地从各个角度将他对着,这使得他愈加窘迫,生怕自己每个细微表情都被尽收眼底。

忽然左侧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杰哥。”

王琳凯猛地抬起头,映入眼帘是一张熟悉的单纯面相。

黄明昊一身熨帖深色礼服,拍了拍朱星杰的肩膀,微笑道,“我们换个座位吧。”

朱星杰:“……”
朱星杰:“哈?”

黄明昊:“帮个忙嘛杰哥。”

朱星杰:“跟我撒娇没用。你让我一个果然娱乐跟六个乐华一块坐?”

黄明昊眨眨眼:“大厂情分不是还在吗?他们都很想你哎胖头人。”

朱星杰:“?”
朱星杰:“要不是粉丝在拍你今天就可以被人道毁灭。”

黄明昊:“嗯嗯。”

朱星杰:“………………”

王琳凯不晓得自己这会儿脸已经热成什么样,闷着头用叉子死命戳着几片可怜的菜叶,另一只手放在自己膝盖上不知所措地蹭着。他余光看到黄明昊一脸云淡风轻地落了座,跟同桌的其他艺人都颇有礼貌地打了招呼,随后也没急着跟他说话,自顾自地开始吃起了色拉。

王琳凯如坐针毡,低头也啃起了色拉。

过了会儿隔壁桌朱正廷跑过来寒暄,以一杯假装是红酒的葡萄汁颇有排面地一一敬酒。王琳凯总算找到了个可以分散注意力的对象,抬起头看着他在那儿social,忍不住笑。

谁料黄明昊倾过身,低头轻轻向他说了句,“酱吃到嘴角了哦。”

王琳凯立刻收起笑容,红着耳朵用餐巾狠狠擦了擦嘴,没搭理他。

“干嘛不理我。”
“……”
“小鬼?”
“……”
“小鬼小鬼小鬼。”

黄明昊好像还从中找到了趣味,见王琳凯铁了心不说话也没再多纠缠。他慢慢坐正身子,抬头开始跟朱正廷讲话。

他确实很能聊也很能暖场,同桌不熟悉的艺人都被他逗得开了话匣,你来我往一下子变得热闹。王琳凯孤零零坐在原地只能傻笑,放在平时他的社交能力绝不比黄明昊差劲,可今天思绪一团乱麻,偏生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正当黄明昊还在与其他人交谈时,王琳凯放在桌下的左手忽地一热。

他愣愣向左看去——只见黄明昊笨拙地用左手拿着杯子装模作样地抿了口饮料,另一只手藏在桌底密不透风,还在笑眯眯地同桌的男演员说,“你说的那部戏我最近也有听说,就特别期待想知道是谁主演来着。”

王琳凯:“……”

他一时间僵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能是发现了他微弱的反应,黄明昊原本流畅的交谈也继续不下去了,话茬渐渐冒不出来,发言得有一搭没一搭。王琳凯也是仔细看了才发现,原来黄明昊他——

在紧张啊?

原本覆着他的手轻轻扣着他的手背,此刻因为王琳凯没有任何反应而慢慢松开了些。

正当黄明昊抿着唇,有些垂头丧气地准备将手拿开之时,那只被他扣着的温热的手,忽地轻轻挣了挣。

在他一怔的时候,猛地翻了过来,十指反扣了回去。

黄明昊:“……”

王琳凯:“……”

两人就闷着头各自红脸。

“你手上好多汗。”
“明明是你的。”
“哦……”

然后就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他人都在愉悦的交谈,好像没有人发现桌子角落里两个男孩儿诡异的沉默。心照不宣的,空气还在升温,谁都没说话但也不敢说话,平时都爱故作成熟的小大人们被打回原形,青涩到笨拙的地步。

“……刚才真的,”黄明昊耳尖微红,忽地道,“吓死我了。”

王琳凯头垂得特别低,闷声道,“嗯?”

黄明昊顿了顿,身体稍稍向他这里倾了些。
而后垂着眼,附在他耳边,轻声道,“……差点要以为你不喜欢我了。”



“…………”









—END—



评论

热度(1223)